欢迎来到圣道地球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大观园 > 散文随笔 > 《祭妹文》 (清)袁枚 内容

《祭妹文》 (清)袁枚

选择字号: 超大 标准 发布时间:2016-06-10 12:55 | 作者:编辑

  《祭妹文》 (清)袁枚
  胞妹宝兰,小吾两龄,生于寒饥,卒于病恶。
  早年生母家贫如洗,辗转流离中定居于朱湖乡黄圩村,后因失夫而改嫁万氏,遂忍痛遗我于异姓。乳我者安河之水,养我者洪泽畔之土地。
  兰妹出生日,吾已不在母侧。妹因穷困目不识书,吾幸得养父之恩,历十年寒窗之苦。辛酉秋,余从教于上塘,幺妹宝侠偕母登门认亲。由是骨肉泣泪团聚,方知兰妹已遭不幸。
  兰妹十八岁时,突患白血之疾,四处问医求治。然生活弥艰,家资匮乏。兰妹独苦忍病痛之折磨,吾则一无所知,唯挣扎于无际之穷愁中。
  癸寅仲夏,兰妹病终不能医,溘然夭逝于县医院病房。天地酷残,竟掩埋其如花妙龄。兰妹既殁,先葬朱湖小河之南,后迁黄圩倪沟崖村西。我为兄长,生未能抚其额而笑逗,死未能扶其棺而吐泪。痛哉!
  闻宝侠泣诉:兰妹在日,常遥望远天,思兄情切,临终前犹三呼"哥哥",而后含恨长别。
  斗转星移,岁月沧桑。春风有情,秋雨无情。吾与宝兰兄妹一场,兄竟不识妹面为何貌,妹亦不谙兄音为何声。昔兰妹思兄时,兄何知?兰妹呼哥时,哥未应。
  今春正月,天寒依旧,余特莅兰妹坟前凭吊。家乡平坟还田,兰妹孤坟已夷为田亩,空余斜阳蓑草伴妹之灵。吾祭妹时,妹不觉知;吾呼妹时,妹亦不应。岁月能老,而情不能老。且作斯文,一谢兰妹生前之意,二慰兰妹逝后之魂。
  呜乎!妹魂在天,浩宇苍苍;妹魂在地,烟海茫茫。见不可及,思不可望。尚余此心,念之断肠。欲哭无泪,人间天上。

网站分类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