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圣道地球村!
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名言 > 文学大成 > 关于马致远的人物评价 内容

关于马致远的人物评价

选择字号: 超大 标准 发布时间:2016-07-15 08:45 | 作者:编辑

  四、关于马致远的人物评价
  朱权《太和正音谱》评价:“马东篱之词,如朝阳鸣凤。其词典雅清丽,可与灵光景福两相颉颃,有振鬣长鸣万马皆喑之意。又若神凤飞于九霄,岂可与凡鸟共语哉!宜列群英之上。”
  五、马致远故里
  马致远是何方人氏,史学界早有定论,即北京(大都)人。
  然而,确切的出生年月和地点,至今比较模糊。一般文史资料记载,其生卒时间约公元1250—1323年。其名不详,原因很可能是元代社会的汉族文人被压抑在底层,很多文人作出“青史内不标名”的选择。因而我们只知道他的字是致远,号东篱。通过他所留下的作品分析,可知其生活的年代,晚于关汉卿、白朴,而早于散曲家张可久。
  马致远除了剧作出名外,还是一位著名的散曲作家。散曲是一种歌谣体形式,便于叙事和言志抒情。现存的《东篱乐府》有小令104首,套数17套,其《天净沙·秋思》:“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为元人小令中之名篇,久传不衰。短短28字,却不失为千古绝唱。令读者眼前呈现出一幅非常生动的秋郊夕照图。
  马致远塑造的这幅晚秋意境图,到底取材于哪里呢?让我们来到门头沟区的王平镇来看一看吧。
  尽管马致远时代已经逝去700年,然而这里村民依然过着恬静的田园生活。交通的进步,将古道废弃,没有了山间阵阵铃响的马帮。但在临街的古民居墙上,依稀可辨一些古道商铺的匾额,那野生藤萝缠绕攀援,百年老树盘根错节,如耳小桥跨涧越溪……眼前景色让很多游人情不自禁地惊呼,这不是马致远笔下的景致吗!
  数百年来,这里的乡民一直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园生活,自给自足,自得其乐。当地有句顺口溜:“有女嫁岭北,哗哗的清泉水,小葱拌莴苣,你看得不得。”当地因位于九龙山北侧,故而称为岭北。马致远自号东篱,能够悠然见南山,只能是在岭北的居所。
  这就是王平镇韭园行政村,由四个自然村组成。分别是东落坡村、西落坡村、桥耳涧和韭园村。有史料和文物为证,这个村具有千年的文化历史。村边的古道,特别是我们所在的西落坡村,第一大户就是马姓人家。
  桥耳涧村的建筑群落是沿着古道而形成的。一条沿着山涧而修建的用石块而砌垒的古道,东连接向京城,西则通往大山深处。故道旁有经历百多年沧桑的老槐树,弓腰驼背,倚靠在故道旁,在跨过山涧的地方有一座座类似当今涵洞似的石板桥,细长而深邃的山涧,似乎是在接近天庭的涧的顶端,搭起的这座小小的石桥,犹如天桥;如果从西面走进小村,从涧底望去,那么,这座小桥就恰恰是山涧上安上的一个耳朵;小村就因为这个跨山涧的桥而得名。
  在这个小山村居住的老人对老道昔日的辉煌,仍是津津乐道。
  这里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京西大道,古道从石景山区的模式口开始进入山区,经永定河过丑儿岭、斜河涧,翻越牛角岭关城,下桥耳涧,到王平镇,向西北直至张家口,在历史上是一条重要的商旅和兵家通道。
  古道旁的韭园村,草木丰茂,泉水涌流,自然植被保存完好,从山上到山下,大小泉眼多达十余处,一股股的涓涓细流汇成小溪,从村中流过。
  这里的民居大多倚山而建,一座座小院并排连成一线,而小院门前就是流淌着泉水的山溪,很多老院子门前建有一座小桥,这些小桥是用山石砌筑而成的单孔拱桥,构造简单,样式古朴,几百年了,依然如故,一眼就让人感受到马致远吟咏的“小桥流水人家”的真实写照。
  如果您走在桥耳涧村与王平村之间的古道上,特别是在深秋季节,依然可以感受到马致远笔下“西风、古道、瘦马”的景致;可以感受到“小桥、流水、人家”的意境。在这里,西风不是泛指,而是单指。因为在这三面环山的古道上,只有西面有一个通往远方的峡谷,一年四季,这里只有西风光临。
  马致远在元代散曲作家中,被看作是“豪放”派的主将,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马致远戏曲创作特色的形成,与他长期生活在京西山区不无关系。
  马致远幼年时经常可以看到的情景,就是背负着沉重货物的老马在古道上艰难行进的画面,当他远离家乡,到千里之外的江南为官时,不能不思念家乡“小桥流水”的景致,不由得呼喊出“断肠人在天涯”的绝句。
  在人们追求返璞归真,崇尚回归自然的今天,门头沟韭园四村的百姓越发珍惜“小桥流水人家”的意境,对祖先马致远惠泽下来的元曲文化倍加推崇,当地政府作出了恢复与兴办元曲文化的规划,具有元代风貌的戏台,马致远杂剧散曲的排演将在不远的将来与游人见面。而与马致远相关的文化研讨活动也将成为这里的亮点。
  六、马致远的纪念场所
  1、马致远故居
  小桥流水人家 ——元代戏剧家马致远故居在京西门头沟区王平镇的韭园村西落坡小山村内,有一元代古宅,村民们世代相传说这里就是马致远故居。
  在我国的文学史上,元代的戏剧可以说是灿烂辉煌的一页,出现了许多著名的大戏剧家和很多优秀的剧本。而且很多戏剧家都是大都(北京)人,比如著名的“元曲四大家”中的关汉卿、白朴、马致远、郑光祖。他们的剧本经常在大都西城砖塔胡同里的勾阑瓦舍中演出,有时他们还亲自粉墨登场。元代的很多剧目,像关汉卿的《窦娥冤》、《望江亭》、王实甫的《西厢记》、马致远的《汉宫秋》(即《汉明妃》或《昭君出塞》)等,也是久演不衰。北京可以说是我国戏剧的发祥地之一。
  元代众多戏剧家的生平资料都很少,多见于专门介绍元代戏剧家及作品的书籍《录鬼簿》、《青楼集》中。惟一有线索的只有大戏剧家马致远的故居。
  故居所在的韭园村是“王平古道”的道口,“王平古道”经门头沟区王平、大台、木城涧、庄户村、千军台、张家村、七里坟等村镇,到军响乡又和京西大道会合。韭园村由韭园村、东落坡村、西落坡村和桥耳涧村四村组成。马致远故居在西落坡村,坐西朝东,是一座大四合院。故居门前是小桥流水,门前的影壁墙上写着“马致远故居”,并有马致远生平的介绍。绕过影壁就来到院子里。院子很大,西北东南四面都有房间,每面三五间。因长久没有人居住,现已破旧得很厉害,院内野草丛生,杂物满地。马致远的名曲《天净沙·秋思》:“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不失为对京西古道沧桑的写照。
  据《中国文学史》和其它一些资料记载,马致远(1250—1324年)字千里,号东篱。大都(北京)人。有“姓名香贯满梨园”之称,是当时文学组织“贞元书会”的主要成员。马致远因不满官场的腐败,隐居山林,过着“酒中仙、尘外客、林中友、曲中游”的生活。这山林在何处并没有明确的文字记载。但韭园村的西落坡村村民们世世代代相传,这里就是马致远故居。由此可以看出,民众对这位大戏剧家的热爱。人们也更愿意相信他的另一首名曲《清江引·野兴》:“西村日长人事少,一个新蝉噪。恰待葵花开,又早蜂儿闹,高枕上梦随蝶去了。”写的就是西落坡村。
  2、马致远纪念馆
  马致远纪念馆位于河北省东光县普照寺院内西南方向。朱红色的大门两侧,黑色的高高门柱上由中国楹联学会理事,省楹联学会副会长朱惠民撰联并书写的对联:七百年面目全非不复存古道西风瘦马;十万里江山大变尚容有小桥流水人家。对联把马致远的代表作巧妙地融入,七百年前的风景仿佛依然在目,七百年的时光恍若一瞬,呼啦啦翻开的历史画页中,祖国的大好河山静然呈现眼前,怀想与沉思中,马致远向我们静静走来。

      马致远作品赏析
网站分类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